​澳大利亚肯辛顿酒庄

谁知杯中酒 滴滴皆辛苦

肯辛顿五周年与所有同行者共勉

2015年10月25日中午12点38分,在澳大利亚最古老也是最著名的洛基山脉脚下,发源于洛基山,流经维多利亚州、新南威尔士州、南澳大利亚州,最终在阿德莱德汇入大海的澳大利亚母亲河——高本河旁,成立于2010年的澳大利亚肯辛顿酒业收购的第一家葡萄园(洛基·帕斯)及第一家酒庄门店,在中外朋友120多人的见证下,由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泰斗詹姆斯·哈利德勋爵夫妇亲手揭牌开业,肯辛顿葡萄酒品牌由此进入了象中国革命拥有第一块根据地井岗山一样的崭新的、更加艰苦的、但也是星火燎原的发展道路。

2010年第188天,在马来西亚华人邱先生的帮助下,肯辛顿品牌第一批7056支2006年份巴罗萨西拉葡萄酒在高本谷麦可弗逊酿酒灌装厂诞生。一切都没有刻意安排,这批酒的每一瓶上都有厂家的镭射生产批号L1 10188,中国的传统习俗,这是一个非常吉利的数字,预示着肯辛顿品牌会有美好的前景。(作为纪念,这批酒我们收藏了20箱)

理想很浪漫,现实很骨感。当第一批葡萄酒在上海美女姚小姐的帮助下顺利清关运到仓库后,原先预计的这个那个可靠关系基本都成了口头上的好个好个。混在投资移民群体中的我们本来就没有什么家底,移民要求的硬性指标使得我们的库存量直线上升,卖掉在上海仅有的一套小房子也缓解不了压力,好在发小孙先生及时援助了一大笔资金才使我们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我们俩都是技术出身,没有任何市场经验,当硬着头皮、拿着样品、走村串乡地向名烟名酒店推销时,得到的除了白眼,更多是不屑一顾的神色。极大的心里压力容易导致判断的失误,2011年我们先后参加了各种葡萄酒展会11场,收获的结果是:送出了许多样品,搭上了许多快递费,碰到三个骗子,上当了二次,被骗吃骗喝损失了上万元,机票食宿浪费了近二万元,此外一无所获。

转机出现在2012年。当我在国内市场瞎撞蛮撞时,一开始由于酒精过敏并不想参与葡萄酒事业的太太踏上了葡萄酒专业的学习之路,并在2012年3月获得了WSET高级品酒师资质。同年4月,我们发起成立了澳洲华人葡萄酒协会;5月份我太太第一次凭自己的专业知识找到了一款正在处理的高品质葡萄酒,价格非常优惠,但必须三万多升一次性购买,经过短暂的发动,郭女士、沈女士、陈女士、黄女士、周女士和冯先生表示愿意一起购买,于是肯辛顿葡萄酒在澳洲的第一批客户产生,虽然没有盈利,但由此受到启发:我们的市场应该在澳洲的华人群体中。于是我太太继续深造,报名参加为期二年的WSET专业品酒师课程,并在2014年6月顺利拿到WSET四级资格证书。

在学习葡萄酒的过程中,她意外地发现了一本介绍澳大利亚12个古老家族酒庄几代人传承的葡萄酒书籍,买来后被里面的故事深深吸引,一口气读完并与当时大部分时间呆在中国销售葡萄酒的我分享,交谈中萌生了把它翻译成中文的念头。这本后来译作《葡萄酒之魂》的书就象一块敲门砖,为我们敲开了澳洲葡萄酒行业的大门。通过该书的作者,我们加入了已经成立五十多年的葡萄酒协会并成为委员,通过协会的活动认识了享有盛誉的布朗兄弟酒庄庄主罗斯·布朗并成为朋友。也是因为这本书的出版并获奖,当我们在2013年6月在尤里卡大厦89楼举办澳洲华人葡萄酒协会成立一周年庆典时,意外邀请到了当时认为绝无可能的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泰斗詹姆斯·哈利德勋爵。当今年五月份我们把几经波折最终由我们翻译出版的哈利德老先生的第一本中文著作《澳大利亚酒庄100强》的精装本呈现在他面前时,他是真心喜欢并从此把我们当作朋友。

2012年10月我们拿到PR,用解冻的资金还清了债务,不需再为出口指标承受压力。即便如此,国内仓库近十万瓶的库存还是无法让人轻松。好在一开始的市场冒险策略经过两年的市场培育开始逐步见效,品种虽然单调的酒庄门店直销模式,在把关好酒的品质、价格体系前提下是完全可以盈利的。

从2012年开始,在深圳贺先生、广东中山刘先生率先加盟肯辛顿并获得巨大成功后,越来越多的163、188投资移民加入了进来,2013年、2014年连续二年年出口超过二十万瓶,肯辛顿品牌的知名度也得到不断提高,公司也从2014年开始逐步盈利,为肯辛顿从虚拟酒庄转向实体酒庄典定了基础。

今年八月份,连续租住六年的老房子开始漏水,我们下决心该买个自己的房子了,但前后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了解,高企的房价仍使我们望而生畏。一个偶然的机会,在我们与高本谷的签约葡萄园谈业务闲聊时,无意中提到他附近有个朋友的酒庄在考虑出售,打听之下葡萄园规模及出售价格非常适合我们,立马与之联系并进行实地考察,第二天就签订了协议进入合同操作。当我们将这事与詹姆斯交流后,他十分惊讶地说:这绝对是个物超所值的酒庄,他对这里出产的葡萄酒印象深刻。

如今,站在240亩土地的旷野上,全新的生活方式摆在面前。久违的煤油灯、火柴、手电筒是前庄主留给我们的,据说要常用的。白天,看着整齐划一的葡萄园;梨、苹果、柠檬、无花果等十几种枝繁叶茂的果树;玫瑰、熏衣草、鸡冠花等几十种盛开的花卉,该如何守护好这片土地?大小拖拉机、纵横交错的灌溉皮管、各种水泵,感叹着在澳洲当个农民也不够格。夜晚,真正体会到什么叫万籁俱寂,静得一张树叶砸在房顶上都能听到。想想能够过这种日子的,不是神仙就是疯子,我们算什么?

葡萄酒是一种文化,喝葡萄酒表示有一定的品位。当你在富丽堂皇的场所,优雅地端着高脚杯,赏心悦目地观赏着杯中的宝石红,奇妙无比的复杂香气令你深深陶醉的时候,是否会想起她是如何而来的?葡萄的种植者、酿酒师是如何倾注他们的心血来获得一款美酒?贸易商是如何历尽万难把她运送至你面前?当有人暴殄天物的时候,是否会想到,这是上帝之血,是大自然的馈赠,应当要珍惜。

借用中国的一首古诗作为本次回忆的结束,期望与大家共勉。

剪枝日当午,汗滴枝下土。 谁知杯中酒,滴滴皆辛苦。

推荐阅读
近期文章
往期回顾
关注我们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相关文章:

© 2018 by KST. Proudly created with Australia Kensington Wi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