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肯辛顿酒庄

澳洲葡萄酒探索——雅拉谷(2)

2018/01/16

| 作者:

                                   凤凰涅槃,重回雅拉! 

                                                              ——雅拉谷的葡萄种植业复兴

 

若不是这些有远见的先驱们,雅拉谷作为葡萄酒产区的辉煌或将被湮没,留给大家的只是延绵起伏的美丽丘峦和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牧场。

近半个世界的沉寂之后,又一代人开始走向历史舞台!

Wantirna Estate 旺蒂娜酒庄

Reg Egan 瑞格•伊根

 不知道瑞格•伊根老先生当初是否意识到,自己的或许无意之举,却拉开了雅拉谷产区复兴之旅的序幕。瑞格•伊根,维州东北区托米小镇(Tolmie)一个农民家庭里成长起来的儿子,多年在墨尔本担任律师职务。

1956年,他与有着意大利背景的Bertina Curcio喜结良缘。

1963年,夫妇俩着手创建旺蒂娜酒庄。

1984年,瑞格辞去律师工作专注葡萄园。

如今,自小在葡萄园里成长起来的女儿Maryann Egan顺理成章地接过了父辈的旗帜

尽管,雅拉谷复兴的曙光出现在1963年,人们真正能够喝到雅拉谷的新年份葡萄酒,还要再多等上10年

 

Yarra Yering 雅拉耶伶酒庄

Dr. Bailey Carrodus贝利•卡罗达斯博士

1973年,卡罗达斯博士正式发行了雅拉谷近代复兴后的第一个年份的葡萄酒:

  •   Dry Red Wine No.1, 一款波尔多混酿风格的干红葡萄酒

  •   Dry Red Wine No.2, 一款北隆混酿风格的干红葡萄酒

 

出自他本人在1969年创建的,如今大名鼎鼎的,雅拉谷标杆性酒庄——雅拉耶伶。

此时,距离上次雅拉谷的最后一个年份葡萄酒,已经过去了50年(1923年是雅拉谷第一波黄金期中的最后一个年份,尽管最后一株葡萄树直到1937年才消失)。

 

卡罗达斯博士,牛津大学植物生理学博士, 罗斯沃斯农业学院(现在阿德莱德大学酿酒学院)酿造和葡萄栽培学位并留校任教一段时间,也是著名的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院CSIRO的科学家。

在那个还在追求产量的时代,卡罗达斯博士无疑是葡萄种植的改革家与创新派。他率先开始“低产量、无灌溉”的种植方式,以其大胆、独特且魅力十足的葡萄酒而闻名业界。这种追求凉产区高品质的葡萄酒风格已然成为雅拉谷产区的标志,也为澳大利亚葡萄酒在近现代的发展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2008年9月,雅拉谷骄子与世长辞!庆幸的是,酒庄由骨灰级粉丝接手,Ed Peter完全秉承了卡罗达斯博士的酿酒哲学;而现任首席酿酒师Sarah Crowe更是荣膺澳大利亚泰斗詹姆斯.哈利德先生授予的2017年度酿酒师称号;卡罗达斯博士后继有人。

Mount Mary 玛丽山酒庄

Dr. John Middleton 约翰.米德尔顿医生

医生,素来拥有“妙手回春”的美誉,这一双医师的神奇之手,竟然还唤回了雅拉谷的春天!

 

曾经从军,后来从医,还迷恋上了葡萄酒,遇见了有着同样嗜好的伴侣!生活从此更精彩,与妻子Marli连年前往波尔多、勃艮第,以及其它一些名产区……直到有一天(1971年),他俩决定把自己脚下的土地,打造成名庄,左拥勃艮第,右抱波尔多!

从此躬身于雅拉,不问世外纷扰。他酿造的五重奏,颠覆了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对波尔多混酿的认知,引来了两大世界级酒评家James Halliday和Robert Park的“口水仗”(两人多次口诛笔伐,针锋相对地提出不同见解,一个捧之若天仙,一个踏之似草芥!),他却置若罔闻,我行我素!

 

他平日重门深锁,每年仅对外限量发售一次。如果你的名字并不在他的名单内,很抱歉,您需要排队轮候,也许,一等就是一辈子!是的,一辈子!任何人都无法回避自然规律,2005年是约翰本人酿造的最后一个年份。

 

所幸,儿子David以及孙辈们Sam 和 Claire 秉承着约翰的信念与酿造哲学,续写着玛丽山酒庄,乃至雅拉谷的传奇!2017年8月,玛丽山酒庄被澳大利亚最权威的酒评家James Halliday评为2018年度酒庄,无疑是对他们的再一次肯定!

那么,那些曾在19世纪辉煌过的酒庄,

它们又如何了呢?

Yeringberg 雅伦堡酒庄

Guill de Pury 贵尔•德•普瑞

雅伦堡酒庄,是雅拉谷早期建立的三大酒庄中唯一没有被转手过的地产,目前还在德·普瑞家族的手中。

 

1969年,家族第三代传人贵尔•德•普瑞为朋友所说服,在百年前由祖父开垦的土地上恢复了部分葡萄园,成为目前雅拉谷藤龄最古老的葡萄园之一。他们几乎恢复了所有曾在19世纪栽种过的品种,但单品种最多不超过半公顷,每年出产总量仅约1500箱,每款葡萄酒的数量极其有限!

 

在这片2000多英亩的广袤大地上,第四代传人大卫•德•普瑞(David De Pury)蓄养着2000多头绵羊,每年的春季都会迎来约2500多头小生命,甚是壮观!——没错,酿酒已经不再是德·普瑞家族的主业。

 

家族几块十几、二十几公顷的土地,长期租赁给了当地的大酒庄种植,而它们,早晚会回到家族的手中。伏笔已经埋下,占据着雅拉谷的风水宝地,先辈的远见肯定会恩泽到许多代人,或许,未来的某一年,雅伦堡将再次成为雅拉谷最大的酒庄,运行在最古老的家族手上,谁知道呢?

Yering Station 优伶酒庄

由李家兄弟率先种植,后被保罗·德·卡斯泰拉买下的优伶酒庄Chateau Yering,20世纪期间几易其主,于1989年开始恢复栽种,是三个最早期酒庄中最晚一个恢复种植的酒庄

 

1996年,财力雄厚且具有农业运营和精品酒庄背景的拉斯本家族(Rathbone)开始接手,更名为Yering Station,并投入巨资翻建扩修,自此开始步入恢复其雅拉谷地标性酒庄的地位。对于今日到访雅拉谷的游客来说,这里几乎成了必选之地。

St Hubert 圣休伯特酒庄

由休伯特·德·卡斯泰拉创建于1862年的圣休伯特酒庄,早在1966年就开始恢复种植,1974年出产发行了首款商业年份的葡萄酒。

 

目前,圣休伯特酒庄归属澳大利亚最大的葡萄酒集团公司TWE旗下,因此,酒庄现在的葡萄酒都是在集团公司辖下雅拉谷另一酒庄冷溪山(Coldstream Hills)进行酿造,但其葡萄酒风格自成一体,迥异于冷溪山。

 

几度春秋,几度风雨,雅拉谷曾经的辉煌,终于再现于人们的视野中,而且,比之前更灿烂!

在FaceBook分享
在Twitter分享
Please reload

相关文章:

Please reload

推荐阅读

澳大利亚肯辛顿酒庄

2019/01/01

1/1
Please reload

近期文章
Please reload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