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肯辛顿酒庄

澳洲葡萄酒探索——雅拉谷(3)

2018/01/23

| 作者:

不但以葡萄酒产地闻名于世,更以风景如画、美食飘香吸引了大批的游客前往观光游览。雅拉谷葡萄种植的复兴,也获益于时代背景,是整个澳大利亚近代葡萄酒行业繁荣的缩影。雅拉谷,已然迈过蹒跚的岁月,逐渐呈现活力的青春!

探索雅拉谷第三篇:雅拉谷的世界,世界的雅拉谷!

        雅拉谷短短半个世纪的复兴史上,渐行渐远或依然闪耀的一些名字……

雅林亚酒庄(Chateau Yarrinya)创始人格莱姆.米勒(Graeme Miller)也是雅拉谷复兴时期的先驱之一,1971年起开辟葡萄园。七年后(1978年),其77年份的赤霞珠葡萄酒赢得了墨尔本皇家葡萄酒展最具含金量的吉米沃森奖杯(Jimmy Watson Trophy)而一举成名,这也是雅拉谷第一款获此殊荣的葡萄酒

 

澳大利亚著名的 家族酒庄德保利 在八十年代中期进军雅拉谷时,于1987年收购了格莱姆.米勒创建的雅林亚酒庄,并更名为现在的 德保利雅拉谷庄园(De Bortoli Yarra Valley)。家族第三代之女Leanne De Bortoli与其丈夫Steve Webber负责家族在雅拉谷的产业发展。在他们的精心照管下,酒庄于1997年续写传奇,再次赢得吉米沃森奖杯,证明了该地块的不凡潜力。

德保利家族在雅拉谷的葡萄酒事业也得到不断拓展,现在已经成为雅拉谷拥有最大葡萄园面积的酒庄,他们的葡萄酒也每年频频斩获澳洲与全球各类葡萄酒赛大奖;秉承意大利家族的传统,他们也把美食美酒的结合带入到雅拉谷——不仅在酒庄门店提供奶酪与美酒的品尝体验,还就地打造了可供游客享用美食美酒的高端餐厅!

 

格莱姆.米勒老先生退而不休,在酒庄旁边附近继续开发葡萄园,先命名Graeme Miller Wines;随着儿子Daniel逐渐继承衣钵,2004年还购置了配套的酿酒设备,因而取地名“迪克森溪”更名酒庄为Dixons Creek Estate。目前他们的种植规模也已经扩大到30公顷,继续为雅拉谷葡萄酒行业发展书写着历史。

出于对葡萄酒的激情与热爱,工业化学背景的丘奇夫妇(Jack & June Church)不惜以身相许,1970年在雅拉谷圈定一块宝地,并以所处山脉之所,取名 华莱美(Warramate)。葡萄园紧挨着雅拉耶伶酒庄,丘奇夫妇功成身退后,邻居卡罗达斯博士将之收归旗下,并一直作为一个独立品牌经营,每年出产极富内涵的佳酿

 若干年后,慕名前来雅拉谷寻宝的詹姆斯.哈利德先生也相中此处风水,交代两位庄主:”周边如有地块出让,务请相告”!果不其然,1985年梦想成真,果断拿下附近山坡上的一块空地——可俯瞰坡下两家著名酒庄乃至整个上雅拉谷;3年后,其相邻的一块地皮也被收入囊中,成就了现在的 冷溪山酒庄(Coldstream Hills)。1996年,酒庄为Southcorp集团(TWE前身)收购,集团斥巨资扩建了酿酒厂和葡萄园,成为TWE在雅拉谷的据点。哈利德夫妇继续居住于此,用詹姆斯老先生的话“我百年后的骨灰也要洒在这片土地上”。

到访这里,不应该仅仅去门店朝拜完葡萄酒就打道回府,最好能沿途继续驱车盘旋向上,瞻仰下当年老先生开辟的那些葡萄园,您一定会临风感怀,直抒胸臆!或许也能略为理解,为什么有那么一些人会对葡萄酒如此痴迷,不惜一掷身家,不惜放下繁华!

 

曾经雅拉谷红极一时的地标性餐厅Eyton-on-Yarra的名字,应该还不曾淡忘于雅拉谷一些当地人的记忆里。自19世纪中叶起这里就成为畜牧业的天堂,夹道的参天古树诉说着几代人的起落兴衰,以及在澳洲最富有之一的农场主Henry Lindsay手中创建起来的盛景。这些,都抵不过今日的繁华——曾在马其顿山区小试牛刀的HelmutKonecsny,选择将家族的梦想扎根在雅拉谷,自21世纪初期起,将这里逐渐打造成以葡萄酒为主题的,包括餐厅、咖啡厅、酒窖门店、零售店、广阔的天然圆形剧场和瞭望观察塔的一体化酒庄旅游目的地,也是举办个人婚礼和大型公众音乐会的理想场所——雅拉谷著名的 新秀罗富酒庄(Rochford Wines)所在地。

创立于70年代中期的 雅拉燃酒庄(Yarra Burn),曾是澳大利亚另一巨头美誉葡萄酒公司(Accolade's)在雅拉谷的据点,还在该品牌下推出了雅拉谷第一款起泡型葡萄酒。随着公司战略重点的转移,品牌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由澳式足球运动员转型而来,在雅拉谷经营其酿造生涯20多年的酿酒师Rob Dolan,在2010年以非常实惠的价格买下了雅拉燃酒庄的酿造设备,自创葡萄酒品牌,并在2014年荣获詹姆斯.哈利德提名的澳大利亚年度新秀酒庄称号

 

——巨富、巨头、巨擘的加盟,为不同时期的雅拉谷复兴助力!

 

1979年,澳大利亚时尚界巨子马克.本森(Marc Besen)与妻子伊娃IVA一起在雅拉谷置下一块占地400公顷的产业。本着与人分享的美好愿景,自1983年起逐步在此开发出了28公顷的葡萄园,创建了 塔拉沃拉酒庄(Tarra Warra Estate)。本森夫妇同时还是古典音乐爱好者、艺术品收藏家,以及维多利亚和澳大利亚艺术的狂热拥趸者!2004年,他们为澳大利亚人民献上一份厚礼——建筑在酒窖门店旁边的澳大利亚艺术博物馆开张了——这是澳大利亚第一家由私人资助的公共视觉艺术博物馆,主要展示从二十世纪下半叶到现在的澳大利亚艺术展品。恢宏的建筑、诗歌般的田园、独特的艺术氛围,为雅拉谷注入了与众不同的独特元素,每年吸引着海内外的众多艺术爱好者,也是澳大利亚未来艺术家的摇篮!

1986年,全球奢侈品巨头LVMH,当时的酩悦香槟集团(Champagne Moet &Chandon)

选择雅拉谷作为它在澳洲的起泡酒生产基地,买下了冷溪镇一块叫做Green Point的牧场。奢侈品老大的手笔自然不凡,一座融美景、美酒、美食于一体的现代化  香登酒庄(Domaine Chandon)由此诞生;徜徉其间,您还可以学习到全面丰富的起泡酒酿造知识,了解酿造与成熟的全过程,不啻为一次由外而内,从身心到头脑的葡萄酒洗礼!

 与葡萄酒渊源深刻,家族成员自18世纪起就开始在法国波尔多酿酒,从未间断;父亲曾在大名鼎鼎的 拉菲酒庄(Chateau Lafite-Rothschild)担任葡萄园与酒庄经理;自小浸淫于葡萄酒的家族第九代多米尼克.布特有生之年喝的第一口葡萄酒就出自拉菲古堡!如此高起点的多米尼克自然传承衣钵,足迹遍布全球各知名产区:梅多克、罗纳河谷、香槟、普罗旺斯、纳帕谷,最后来到澳大利亚,以丰富的经验帮助他兄弟Bernard Portet开疆拓土,创下了Taltarni与Clover Hill两个知名品牌。2000年,相中雅拉谷作为自己退休居所的多米尼克终于找到了理想的地块,建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 多米尼克.布特(Dominique Portet)酒庄,成为该酿酒世家中用家族名字命名酒庄的第一人!如今,酒庄已经由家族第十代酿酒师Ben Portet接掌。雅拉谷何其幸运,唯愿波尔多酿造世家的名字永驻雅拉谷。

——最开始,富有的欧洲人在这里开疆拓土,构筑王国;现在,富裕起来的中国人也在此扎根,实践梦想!

 

美丽的雅拉谷,很容易让人一见钟情;浪漫的红酒庄,特别能使人一见倾心!只有日日夜夜坚守在土地上的人们,才能更深地理解累并快乐着的感受!

 

这些开拓者中,最让我钦佩的莫属红角庄(Helen & Joey Estate)的主人,他们独具慧眼地购置了处于名庄包围中的千亩良田(毗邻雅伦堡、雅拉耶伶、冷溪山、香登等),命名以自己的名字——足见对雅拉谷无比庄重的承诺。亲自带队辟径开路,实现从葡萄园到葡萄酒庄的转身。从此到访雅拉谷的游客多了一个体验中心,雅拉谷的酒庄旅游多了一味中国元素;不久的将来游客甚至还可夜宿于此,日享风云,夜观星河,来一次与大自然的彻底亲密接触!

 建设不仅在外部,更着重于内在。先是聘请了服务于雅拉谷葡萄酒行业20多年,曾在大型酒庄YarraRidge, 后来在Sticks担任酿酒师的Rob Dolan(他自己创立于2010年的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酒庄被詹姆斯.哈利德提名为澳大利亚2014年度新秀酒庄);现又聘请到Meg Brodtmann MW担任酒庄的首席酿酒师(澳大利亚首位女性葡萄酒大师,曾旅居智利6年,率先将WSET课程引入南美洲;在澳洲与国际各大葡萄酒赛事担任资深评委,也是葡萄酒大师协会在澳委员)。如此人杰地灵、内外兼修,相信红角庄定能在不久的未来争光夺目,为华人在雅拉谷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熟悉的另一位很早就在雅拉谷置下酒庄的朋友,是一位极其低调的葡萄酒发烧友。迟迟未将购置的酒庄商业运作的他,每年为酒庄的投入却是不计成本的——不仅重金招募葡萄园管理人员,还聘请玛丽山酒庄(Mount Mary)的第二代主人David当他们的种植与酿造顾问;另有建造重力酿酒厂和地下陈酿酒窖的设想。许多次向我描绘他的宏伟愿景时,我的脑海间总会冒出这样一句:莫非他也想跟澳洲的皮诺王Bass Phillip一样,十年磨一剑,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背着他深挖了一下他的葡萄园背景,果然实力不凡,颇具潜力。前主人的个人背景不太清楚,估计也是出于对葡萄酒的喜爱,在八十年代初置业于此。葡萄园创建于1983年,随后种植与酿造都由汤姆.卡森(Tom Carson)负责,是他最初开始小试牛刀的地方;随着汤姆1996年起被聘为优伶酒庄(Yering Station)首席酿酒师,除了小部分装瓶自用,大部分葡萄都归优伶酒庄以单一葡萄园葡萄酒出售。2008年汤姆出任雅碧湖酒庄总经理与首席酿酒师,不久葡萄园回归创始主人并上市,落入现任主人囊中。(汤姆.卡森为优伶酒庄的品牌复兴立下过汗马功劳;2004年个人被伦敦国际酒展提名为全球最佳酿酒师称号;任职雅碧湖酒庄后葡萄酒获奖无数,并在2013年赢得吉米沃森奖杯;自己的“私人后花园”塞拉特酒庄出产的2014年份的西拉维欧尼被詹姆斯.哈利德评为澳大利亚2016年度葡萄酒

 葡萄园所在的位置,恰好是雅拉河流经之处,前主人以葡萄园所在的位置命名酒庄,取名Yarra Edge;现任庄主决定沿用这一名字,不仅要恢复葡萄园昔日的风采,还将致力于葡萄酒品质的提升!有限的葡萄园面积,加上对品质精雕细琢的追求,最后能够贴上新酒标的葡萄酒注定不会太多。祝愿有更多人能有幸遇见这款融入了酒庄建筑元素的新酒标,能有幸品尝到弥足珍贵的葡萄酒!

 

实际上,雅拉谷的两个“之最”,现在也已落入

华人投资者的囊中

雅拉谷最大压榨量的酒庄

 继成功在西斯科特产区拿下已栽种有成熟葡萄园的近百英亩的绿石酒庄(Greenstone Vineyard),他们又将目光战略性地转向雅拉谷,2015年初一举拿下占地90多英亩,拥有3000吨压榨量的Sticks,更名为Greenstone Yarra Valley,在绿石酒庄同一品牌下运作。

雅拉谷最多客房设施的酒庄

起家于维州另一老牌产区本迪戈(Bendigo)博尔基尼酒庄(Balgownie Estate),同时在雅拉谷经营着当地最大的酒庄旅游产业——65间客房、法式餐厅、酒吧、咖啡厅、SPA水疗中心、网球场等应有尽有;品酒室和葡萄园反而成了点缀。2016年4月以2900万澳币的价格为”互娱中国”收归旗下。

另外一间创立于复兴初期(1971年)的雅拉谷红五星酒庄 塞维尔(Seville Estate)是由玛丽山酒庄庄主的亲密友人彼得•麦克马洪医生(Dr Peter MacMahon)开辟的,所不同的是彼得一开始就致力于西拉这个品种,并且有所突破!彼得的孙子迪伦•麦克马洪(Dylan MacMahon)自2000年起就参与酒庄工作,在2005年酒庄转手后继续担任酿酒师,续写着祖父在这块土地上的传奇。2016年,该酒庄也被富有的中国商人收购,迪伦升任总经理全权负责酒庄的运营。

远见与魄力,结合雄厚的财力,相信这些酒庄,都会在新主人的精心维护下,焕发出更为夺目的光彩;21世纪里,书写华人在雅拉谷的传奇

 

在FaceBook分享
在Twitter分享
Please reload

相关文章:

Please reload

推荐阅读

澳大利亚肯辛顿酒庄

2019/01/01

1/1
Please reload

近期文章
Please reload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