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肯辛顿酒庄

《肯辛顿葡萄酒的魅力》大师班圆满结束

深圳深兴酒业举办,《肯辛顿葡萄酒的魅力》大师班于五月二十七日下午在深圳华侨城洲际酒店圆满完成。深兴酒业的大客户、行业专业人士、多家媒体共60多人参加了活动,活动场地布置高雅,听课时鸦雀无声,互动交流时热烈讨论,采访提问专业有深度,詹姆斯·哈利德非常高兴地称赞这是他这次中国之行六场大师班中最好的一次。

广州Interwine葡萄酒博览会

广州Interwine 葡萄酒博览会第一天,围坐一圈的都是在墨尔本的老朋友,袁总的品牌在京东的销售与去年同期增长60%,老爷子听了非常高兴,特为袁总的二瓶酒签名留念。 广州展会第二天,举办《肯辛顿葡萄酒的魅力》大师班,詹姆斯·哈利德再次重点赞扬这款精选赤霞珠,他给了95的评分,认为可以轻松地放至少20年。晚上在广州番禺区由知名女企业家及慈善家陈总、好友少芳夫妇安排,老爷子依然兴趣勃勃的为大家签名留念。

北京Topwine葡萄酒博览会

北京Topwine 葡萄酒博览会第一天,巴罗萨西拉大师班圆满结束。和去年一样,肯辛顿酒庄的展位上仍然迎来了詹姆斯·哈利德的许多粉丝签名合影。 北京展会第二天,詹姆斯·哈利德大师班《肯辛顿葡萄酒的魅力》座无虚席,结束后继续签名售书,并在肯辛顿展位上接受中央电视台美食美酒栏目的釆访。

谁知杯中酒 滴滴皆辛苦

肯辛顿五周年与所有同行者共勉 2015年10月25日中午12点38分,在澳大利亚最古老也是最著名的洛基山脉脚下,发源于洛基山,流经维多利亚州、新南威尔士州、南澳大利亚州,最终在阿德莱德汇入大海的澳大利亚母亲河——高本河旁,成立于2010年的澳大利亚肯辛顿酒业收购的第一家葡萄园(洛基·帕斯)及第一家酒庄门店,在中外朋友120多人的见证下,由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泰斗詹姆斯·哈利德勋爵夫妇亲手揭牌开业,肯辛顿葡萄酒品牌由此进入了象中国革命拥有第一块根据地井岗山一样的崭新的、更加艰苦的、但也是星火燎原的发展道路。 2010年第188天,在马来西亚华人邱先生的帮助下,肯辛顿品牌第一批7056支2006年份巴罗萨西拉葡萄酒在高本谷麦可弗逊酿酒灌装厂诞生。一切都没有刻意安排,这批酒的每一瓶上都有厂家的镭射生产批号L1 10188,中国的传统习俗,这是一个非常吉利的数字,预示着肯辛顿品牌会有美好的前景。(作为纪念,这批酒我们收藏了20箱) 理想很浪漫,现实很骨感。当第一批葡萄酒在上海美女姚小姐的帮助下顺利清关运到仓库后,原先预计的这个那个可靠关系基本都成了口头上的好个好个。混在投资移民群体中的我们本来就没有什么家底,移民要求的硬性指标使得我们的库存量直线上升,卖掉在上海仅有的一套小房子也缓解不了压力,好在发小孙先生及时援助了一大笔资金才使我们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我们俩都是技术出身,没有任何市场经验,当硬着头皮、拿着样品、走村串乡地向名烟名酒店推销时,得到的除了白眼,更多是不屑一顾的神色。极大的心里压力容易导致判断的失误,2011年我们先后参加了各种葡萄酒展会11场,收获的结果是:送出了许多样品

架中澳葡萄酒文化交流之桥

时光荏苒,传获澳洲投资移民签证时候的欣喜与隐忧还恍若眼前,初登墨尔本时对已获永居身份的前辈们的羡慕和景仰依稀历历在目;而如今,我们全家也已顺利获得永居身份,成为后来者们所羡慕的一份子。回首来路,几分感慨,几多收获。 生命有时需要挑战 与很多同行在移民路的朋友,尤其是女性朋友一起交流的时候,听到最多的一句或许就是,如果不是移民,还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潜力。是的,生命有时候需要挑战。 作为商业投资移民,大多在国内都有过成功的经商经验,而且年近不惑,更趋求安定;去到陌生的大洋彼岸,实现一个新的梦想,虽有着浪漫的诱惑力,但考虑到陌生的环境,语言的障碍,文化的冲突等等,还是颇费踌躇的。我非常敬佩那些能够抛弃国内舒适的条件,调整心态,让自己归零,在异国他乡开辟新路的人们。我也为自己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感到骄傲。 2009年,踏上澳洲之前,我们全家对这块处于南半球的大陆几乎一无所知。以往纺织品外贸工作经历的关系,尽管具备一些英文的沟通能力,但自认不是很地道和专业。我一直希望能够有机会系统地进修英文,同时找到一个与之相结合的专业,一个自己喜欢的、对之充满激情的爱好。 不曾想到,在我抵达墨尔本揭开人生新篇章的时候,梦想也在逐渐显现。澳大利亚到处充斥着葡萄酒及其文化氛围,置身澳洲你就无法忽略她的存在。在中国,随着消费者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健康意识的抬头,酒水的低度化、清淡化、健康化也日趋明显,健康饮酒已经成为时尚,周围的朋友也逐渐放弃传统的中国白酒,改喝葡萄酒,使得我们产生了为他们引进一些优质性价比高的澳洲葡萄酒的想法。 在2010年前期的市场调研过程中,在与很多不同消费群体的交流中,我们发现事实上很多在经

为爱传承文化的火种

作为澳大利亚泰斗级葡萄酒评论家及专栏作家詹姆斯·哈利德(James Halliday)新书《澳大利亚酒庄100强》的中文译者,刚刚结束与哈利德一道的中国之行的徐国荣挂着笑容侃侃而谈,丝毫未显疲态。 这在徐国荣身上并不稀奇。自从误打误撞般推开葡萄酒行业的大门,她一天比一天更焕发出用不完的活力,仿佛要把对葡萄酒全部的爱都化作热情融进这一事业中。刚刚接下翻译工作时,她WSET四级(英国葡萄酒与烈酒基金会最高等级课程)学习还未完成;如今作为同期学习中唯一一名一次性通过全部考试的学员,已跻身专家级葡萄酒品鉴行列的她谦虚笑说自己从前都是“门外汉”,今后则要以从业人员的角度重新认识这个行业的一切。 肯辛顿酒业执行董事、英国葡萄酒学院专业品酒师、澳洲华人葡萄酒协会会长、澳洲葡萄酒行业协会维州分会会员、两本葡萄酒专业书籍译者……登陆澳洲六年便已拥有了一大堆头衔的徐国荣并没有就此止步的打算,她对前路充满憧憬。“圈子里每个人都是我的努力方向。我仅仅踏出了一小步,但更多人已走在我的前方。” 惺惺相惜,擦出忘年交的合作火花。 在来澳之前一直从事国际贸易的徐国荣虽然常与英文打交道,但翻译书籍这件事却从未想过。2011年,已进入葡萄酒行业的她偶然在一家书店里邂逅了一本名为《Heart & Soul(后译为葡萄酒之魂)》的书。夸张些说,这本书改变了她的行业轨迹。“对于非英文母语的我来说,一本英文书若不够有趣,根本没法吸引我读下去。”徐国荣笑着说。然而这本书很快成为了她的枕边读物。作者笔下澳大利亚第一大家族酒庄联盟的传奇故事令她如痴如醉,她反复地翻阅着这本书,一次又一次体验身临其境的美妙感觉,并逐渐在先生许惠高

品酒师的成长之路

换一个地方生活,顺便也换了一个职业,现在我的书架上,几乎都是为葡萄酒相关的书籍所占据。 回想四年前的我,由于酒精过敏(也许是体质弱的缘故),基本是一个滴酒不沾的人,所以根本不会想到现在自己成了经常跟葡萄酒打交道的“酒鬼”,还成天钻在相关的书本里。 我对葡萄酒真正的热爱始于一本书。曾经,一直慨叹自己不能尽如人意地做喜欢的事:为了升学保证放弃了自己喜爱的文科;为了重点学校放弃了自己喜欢的教师专业;唯一所幸的是工作后一直混在进出口行业的边缘,没有丢掉英语底子。直到在对的时空与葡萄酒相遇,才恍悟,原来我这近四十年的积累与才情,就是为有朝一日能为她所用。 为翻译好第一本葡萄酒书籍,把那些打动我的历史、人文、精神、故事尽可能真实地展现给中国读者,我选择了WSET的葡萄酒课程。自大学毕业后,我已经放下课本很久了,也拒绝参加任何为考证而设的考试。然而这一次,我却放下了任何成见,并将自己再次投入到系统的学习中去。如果说最初的考级有点半玩的心态,后来决定报考四级则是打算将自己的后半辈子也交付给葡萄酒了。 尽管网上不乏控诉WSET-4级如何难考的文章,入学前举办方还不辞劳苦地特地做了一次课程介绍会,提请我们注意是否已在时间、经济、精神和身体上有了足够的准备。我却还是以初生牛犊的勇气义无反顾地成为了2012届的学员。 时间过去有些久,期间的很多辛苦我大多已经忘记了。事实上第一年过得还是挺轻松顺利,跟着计划完成了要求的考试和论文;由于还有很多的杂务,基本都是每次要考试前一个月左右才开始突击准备,考完后还要安排一次产区游进行放松;当然也就没有任何的时间进行预习,集中上课的时候就是跟着大师练习品酒。学校

推荐阅读
​近期文章
往期回顾
关注我们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 2018 by KST. Proudly created with Australia Kensington Wi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