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肯辛顿酒庄

螺旋盖技术的“铁粉”!

2016/07/02

| 作者:

前不久与詹姆斯.哈利德先生的中国之行,近二周的行程中有很多时间与机会可以就葡萄酒爱好者和发烧友提出的一些非常普遍的和非常专业的问题与詹姆斯老先生进行非常深入的探讨,收获颇丰!

 

其中最为专业的一个问题是关于澳大利亚葡萄酒高酒精度的普遍性及应对措施,我想在以后抽时间专门撰文进行分享;而最为普遍的一个问题是关于螺旋盖瓶封技术,我发现老先生只要一有机会就不遗余力地向人介绍螺旋盖的优越性,从澳大利亚从木塞转向螺旋盖的前因后果,到目前使用的普遍性以及技术和实例佐证其优越性。而且他表示说,“我或许应该重新写一篇关于螺旋盖的文章,更好地向中国葡萄酒消费者介绍这一新技术!”

 

我总结了老先生关于螺旋盖技术的一些论点如下:

1)木塞是一个已经具有350多年历史的葡萄酒封瓶技术。试想一下,在过去的350多年里,人类在各行各业发生了多少翻天覆地的变化和技术革新?难道独有这个封瓶技术无法得到革新与突破,不能有更好的技术取而代之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2)很多木塞的捍卫者说,木塞是一个天然的产品,而天然意味着最好,最优!现在人类都在倡导天然,回归自然! 很好,没错!木塞是一个天然的产品,但是,天然也就意味着,没有2片软木塞会是完全一样的!它们之间的差异,可能小到只有超级计算机才能识别出其中的细微差异,也可能大到肉眼就可明显地识别。

 

3)与软木塞配套的玻璃酒瓶则肯定不属于天然的产品。采用软木塞装瓶后的葡萄酒,其瓶颈外部(玻璃瓶)可达到千分之一毫米精确的一致性,然而瓶颈内部(软木塞)却并非如此。由软木塞差异而导致的瓶颈内差异的累积效应,意味着没有两瓶在同一天装瓶的同种葡萄酒,即使在完全相同的存储条件下,会完全一样;葡萄酒在年轻时表现出的差异可能并不明显,但当经过一定时间的存储之后,其累积产生的差异将越来越明显。 

而如果采用螺旋盖来封瓶的话,同一批时间装瓶的同种葡萄酒在相同的存贮条件下,它们都是一样的,而且永远是一样的。

 

4)采用螺旋盖封瓶的葡萄酒比软木塞封瓶的葡萄酒能更好地承受运输和储存过程中的恶劣环境,尤其是温度产生的影响。螺旋盖封瓶的葡萄酒不会由于温度变化导致内部压力的增加而发生渗漏;而软木塞装瓶的葡萄酒则会随着温度变化热胀冷缩导致木塞的松动与渗漏,酒液会从胶帽孔隙处渗出,进而污染酒标。久而久之,酒瓶中葡萄酒液面也会下降,更多的空气进入到酒瓶中,加速葡萄酒的氧化。

 

5)通常消费者会认为采用木塞封瓶的葡萄酒更适于葡萄酒的陈年,实际上葡萄酒的陈年并不需要氧气,从技术上说,陈年是一个厌氧的过程。但如果存在一个微量的持续的氧气供给,它会加速这个陈年发展。最伟大的葡萄酒科学家,路易.巴斯德(Louis Pasteur 1822-1895)早就说过:“氧气是葡萄酒的敌人。”

 

6)在螺旋盖封瓶下,葡萄酒也在进行着陈年发展,只是比在软木塞下要缓慢得多。更重要的是,对任一给定的葡萄酒(同种同条件储存),用螺旋盖封瓶的葡萄酒的陈年发展速度将是相同的。而在软木塞的情况下,它们的发展速度都是有所区别的(因为木塞的不一致性)。

 

7)目前,用于澳大利亚本土销售的澳大利亚白葡萄酒中有98%是螺旋盖封瓶的;红葡萄酒也有高达85%的比例。我使用了“在澳大利亚销售”这个词,因为一些出口商屈从于美国和中国市场(及其它地区)对软木塞的需求。慢慢地,但不可避免地,这些市场将会认识到,螺旋盖远远优于软木塞。这种趋势已经在发生明显的变化。

 

8)螺旋盖还有另外一个非常便捷的优势,即使没有开瓶器在手也不必遗憾,随时随地,随心随意享用葡萄酒,岂不美哉?

 

为什么还抱着350年之久的过时货不放?难道人类有先天性的自虐倾向,喜欢花钱买罪受?惯性固然有之,但相信只要假以时日,消费者终究会更加聪明!

 

我回来对先生说,肯辛顿旗下的葡萄酒,应该大力推广螺旋盖,否则这一次行程的收获,岂不大打了折扣?

 

 

在FaceBook分享
在Twitter分享
Please reload

相关文章:

Please reload

推荐阅读

澳大利亚肯辛顿酒庄

2019/01/01

1/1
Please reload

近期文章
Please reload

往期回顾